被制造出来的国家:乱象频生的利比亚是如何诞生的?

2011年以来,中东国家经历了几十年未有之大变局,维系这些国家多年的统治模式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先后经历了所谓“阿拉伯之春”的政治洗礼。然而对我来说最记忆犹新的莫过于利比亚的国内动乱,利比亚的卡扎菲政权在北约和国内政治反对派的内外夹击下倒台,卡扎菲本人死于非命。

时至今日,这种乱象依旧持续在利比亚国家社会中不断发酵爆发。追溯这场变乱的本源,除了国外政治势力的阴谋策动外,利比亚国家从诞生之日起就为后世的变乱埋下了祸根。

众所周知,今日大部份的现代国家都是基于近代历史上的民族国家理论而构建起来的,而构建一个民族的关键是营造一个具有相似历史记忆与文化符号的想象的共同体。大多数亚非拉国家的国家构建都是内部民族主义力量推动完成的,但在阿拉伯国家构建中,尽管民族主义精 英也在起着重要作用,大国的外在影响更为明显。利比亚的国家构建则是阿拉伯国家中的典型代表,它是大国博弈过程中最后由联合国“制造出来”的国家。

利比亚地处阿拉伯半岛、非洲与地中海的边缘区域。东部为昔兰尼加,西部是的黎波里塔尼亚,西南部是费赞。但三者之间有沙漠阻隔、交往不便,而且各自分立。无论是早期的罗马人还是后来的土耳其人,他们都将今天利比亚境内的各个区域当作互相独立的版块,历史上的利比亚从未整合为一个统一的政治共同体。

由于自然地理环境的割裂,利比亚的东西部地区分别与埃及西亚地区、马格里布地区(突尼斯、阿尔及利亚)联系紧密,彼此之间却联系甚少,可以说,利比亚一直处于被马格里布国家和埃及西亚国家利益伸张的离心结构中。

在地缘的撕裂下,利比亚成为了一个典型的部族国家。部族既是利比亚强大的社会组织,也是模糊的政治单元以及政治合法性的来源,这种社会组织在教进入之后又披上了极为浓厚的宗教色彩。

20世纪初,统一后的意大利国家希望在非洲寻找自己的地盘,于是希望在利比亚建立自己的“第四海岸”,悍然发动侵略战役。在奥斯曼帝国的军队以失败告终后,本土的昔兰尼加赛努西教团以“圣战”名义发起了规模较大的抵抗运动。

奥斯曼帝国灭亡后,1913年,赛义德·艾哈迈德成立赛努西宗教国家并对意大利入侵者采取“吉哈德”(jihad)圣战,通过开展游击战与意大利周旋,与此同时,西部地区的世俗力量也在积极抵抗意大利的侵略,甚至在1918年建立了的黎波里共和国(后被墨索里尼取缔解散)。在外敌入侵的背景下,利比亚人逐渐开始谋求独立。

二战结束战后,利比亚的地缘政治博弈更为激烈,英国作为战胜国暂时接管了利比亚的行政权力,法国人则对利比亚南部的费赞沙漠地区视作己有,美国和苏联则想在利比亚分一杯羹,处于几个大国利益博弈与权力制衡的状态。在这样的背景下,各国领导人在联合国大会经过多次协商会谈,最终确定了利比亚的独立地位。

1949年7月,昔兰尼加的宗教团体领袖伊德里斯在马纳尔王宫宣布昔兰尼加独立,并担任埃米尔。昔兰尼加在英国的支持下实现独立,但英国人仍保留了立法和外交权。1951年12月伊德里斯赢得了三个地区民族主义力量和部族的支持,最终建立了利比亚联合王国。

这样的结局看似美好,实际上却暴露了利比亚社会的眼中问题,基层部族力量下利比亚人很难组建起权力集中的中央政府力量,而东西部地区来自世俗力量与宗教力量的矛盾并未彻底解决,最终为今天利比亚危机埋下了重要的伏笔。

参考文献:1.韩志斌:《地缘政治、民族主义与利比亚国家构建》,《历史研究》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